回 家

编辑日期:2019-11-05 16:45  来源:恩施北管理所  作者:张娇

  趁着年休,独自一人踏上了回家的旅程。阳光明媚,嗡嗡响的公汽,驰骋在盘山公路上,听着熟悉的乡音,看着沿途的风景,嘴角不禁微微上翘,心中分外平静。

  以前回家坐车我习惯带上耳机睡觉以此来打发时间,今天心血来潮,闲情逸致欣赏着窗外的风景,脑海中不禁将曾经与现在的风景进行对比,就会发现沿途家家的房子都已修建成了小洋房,对面山顶的那户人家早已没有了炊烟,估计早已易地搬迁了。沿途风景的改变让我不得不感叹时光的流逝,家乡发展的迅速。

  现在每次说是回家,更多是说回“老家”。因为今年我组建了属于自己的“新家”。结婚后,我的生活模式并没有改变,但是生活又似乎悄然在变化。老家承载了更多的回忆,那里有几辈人打拼的痕迹,一桌一椅、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有着属于它的故事,心酸而又温暖。新家一切都是未知的,都需要自己靠双手去创造,神秘而又期待。

  回到家,爷爷还是抽着旱烟静静地坐在家门口,看着家对面的大山,默默地发呆。爷爷似乎是在想念山脚下那个陪伴了他大半辈子的人,或者是在牵挂大山另一边的子孙们。奶奶还在世的时候,他们总是吵架,可是前年吵了大半辈子的人突然间不见了,爷爷显得更加寂寞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种地、一个人看电视......本来就不善言辞的爷爷变得更加沉默了。家人们曾多次想接爷爷去城里住,但是每次爷爷都拒绝了,因为老家有他割舍不断的东西。

  隔壁的大姨听说我回来了,主动邀请我去她家吃饭,而我也不客气,高高兴兴地去蹭饭,毕竟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厚脸皮”是必备的技能。吃完饭,走在乡间水泥马路上,看着红红的“木瓜子”,绿油油的菜地、黄橙橙的柚子,忍不住拿出手机记录下这美好的一刻。

  近年来,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村里原本低矮的泥土房变成了两三层的小洋房,大家自费修路、安装路灯、自购体育器材、搭建简易露天电影院……生活质量有了显著提升。令人最欣慰的是大家自发在最醒目的地方安插上了国旗,每当大家回家的时候,长辈们就会向晚辈讲述着在党和国家的关照下,他们的奋斗历程,我相信这是对晚辈最好的言传身教。

  走在田间地头,环望四周发现除开大姨家,周围的邻居都已经相继走出了大山,只是大家不约而同会在过年的时候回来,因为这里才是他们的家、他们的根。虽然再也看不到大家在田间地头闲聊自家的收成、下雨时三五人聚在一起聊天嗑瓜子拉家常、小孩满村嬉戏打闹的场景了,但是在过年时,漂泊在外的游子都会围坐在火堆旁兴高采烈地分享着自己这一年的所见所闻,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只字不提在外的辛酸苦辣。

  回家,对他们是多么令人向往的词汇。家里有热腾腾的饭菜,地里有新鲜的蔬果,山上有儿时的童趣。

  时代在变,我们也在变,但是不变的是对家的那份情怀。
  
  夜色渐近,月色朦胧,习习的凉风吹拂着我的脸庞,鸟儿已归巢,而我也该回家了。

 

上一篇:江城子•秋夜思

下一篇:岗亭十二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