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日期:2019-11-08 17:35  来源:晓关管理所  作者:李欢
  他,背起我,伴我走过幼年泥泞的路;他,一路为我保驾护航,伴我安度迷茫的青春;他,愿用青丝染白发,换吾一时安乐,盼我一生无忧······

  春天的黎明,贪玩的雪娃娃幻化成水汽奔向蔚蓝的天空,山林里灵鸟们欢呼雀跃的在枝头蹦跶歌唱,惊醒沉睡的山风姑娘伴着美妙的歌声欢快自由的从林间拂过,满山早已脱下一身雪白的衣衫换上嫩绿的轻纱,枝桠随风摇曳,掠起层层绿浪,辉映那山涧小溪叮咚······在那蜿蜒崎岖的山间小路上,有一抹高大的身影背着一个沉睡的孩子伴着微弱的亮光踏上了去诊所的路上,步伐沉重又坚定。时隔多年,童年发生的事随着时光的流逝我已忘却了许多,但我永远都记得那年他背着我去诊所的背影,而我就在他宽大的背上走完那段泥泞的路。

  夏天的雨,总是携着闷热的夏风,风风火火地走来,却不恣意停留,仿佛什么都不入在它的美眸,像个随性不羁的少女,傲慢又骄纵。南方的乡下是非常湿热的,常有害虫毒蛇出没,记得那次跟同伴们在水中嬉戏玩闹,却不知河里危机四伏。一条水蛇正缓缓地向我们逼近,伙伴们见了都吓得仓皇逃窜到河岸上,唯有我却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束手无策,恐慌和害怕就像密密麻麻的蚂蚁一样爬满了我的心头······正在河边干活的他听到呼喊,飞奔过来跳到河里抓住我一把将我扔上了河岸,而自己却被毒蛇咬了,当他吃力地爬上岸时,我还在害怕得一个劲地傻哭······故事的最后是他在村里人的帮助下才到了诊所接受治疗,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但当他醒来时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问他的情况,而是平静地对我说河里太危险,以后就不要去了。但他紧皱的浓眉和额上的细汗却出卖了他的轻松。

  那一年秋天于我而言是幸福的。我刚来到初中,家里虽离学校较远,但我都是和同伴们走路回去。开学不久他便负责每个星期接送我,我很不喜欢他这样的举动,好好沟通说下次我和朋友约定好一起回家让他不要再接我,他满口答应,可真到了我放学的那一天却又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好几次的抗议他也不听,让我感到很无赖。后来我终于向母亲抱怨此事,母亲却笑着说他是担心我,最近新闻里说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听了妈妈的解释后,我感觉有那么一滴滋润的雨滴落到我的心田,开出温暖的花。

  寒冷的冬天,昏暗的路灯,露天的工作场,洋洋洒洒的雪花,冻裂的粗糙的双手,蹲麻的双腿,埋头苦干的模样,是他留给我的最让我心疼的样子。每当我看到他蹲在露天的工地上时,不忍的让他不要那么拼命,他却总是说他只有这一身手艺,现在趁着身体还行,赚点养老钱减少我的负担。我转过身,泪光灼灼烧痛我的眼,不让他看见。

  他,默默无闻却让我无法忽视;朴实无华却让我深觉幸福;执着强韧却让我隐隐心疼。他,就是我的父亲,对我义无反顾,即使倾其所有。我无以为报,只是衷心地希望他能一生平安,这是我虔诚的愿望。